一人语

御泽不拆
文章目录在置顶

【御泽】Rain and rain

超短800字看图作文w

今天突然下雨了,心情低落,心血来潮,写了这个。

之前毛星说到,当初泽村大早上跑出去,被御幸拦下,叫去和前辈见面的时候,就是那个早晨,御幸一个人站在雨天的清晨,等着泽村,看着泽村一步步走近,那画面想想都觉得宁静美好。

推荐一个安眠向纯音合集,听着这个写出来的,雨声好美。晚安。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494883/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马路对面的路灯下,有个穿着淡黄色雨衣的男人在等人。他撑着一把带猫耳的黑色雨伞,脚上踩着一双黑底白点的雨靴,指骨外层的皮肤被雨水浸得异常苍白,近乎透明。雨水顺着伞的边缘飒飒而下,犹如透明的帘子,雨神的竖琴。

       也许是这琴音太过绵长,扰乱了时间,他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,一件无足轻重的事,一件小事。某个下雨的早晨,他站在某个冒失鬼必经的路口,等着他出现,雨下得不大不小,刚刚好能在眼前结成一片蝉翼。他靠着墙,闭上眼睛,雨水敲打地面的声音在耳边逐渐放大,仿若清脆的木琴,回音叮铃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又或许,过了不久——雨声让时间流动的真实感变得虚无——他听到远处传来凌乱的足音,仿佛有一个蹩脚的鼓手,被强行推进了音符整齐的队伍,他横冲直撞,慌张而混乱,但是却鲜活而热烈。

       雨神宽容地笑着,为他拉开帘子。他便看到他正在等着的那个人气势汹汹的走过来,夸张地摆动着胳膊,好像要去战场,他低着头,头顶的发丝上沾着顽皮的雨滴,稍作停留,便又跳入了浩瀚无涯的音律之海中,旋转欢笑。他忍不住和那些水精灵一起笑起来,年轻的后辈诧异地停下脚步,指着他摇了摇湿漉漉的脑袋,新来的精灵们连蹦带跳地离开他毛绒绒的头发,在雨中荡出纷乱的轨迹。

     “泽村,稍微陪我一下吧?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休止符。

       回忆浮在海面上,当他开口的时候,莫名的有些遗憾。那天早晨,他一个人站在笼罩着潮气的墙边,安静地等待,听着雨声,现实从感官的中心抽离,他和他等待的那个人再次初遇,第一次在现实,第二次——在他自身的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雨帘变得厚重起来,对面大楼的窗户中人影交错,不久之后,大门敞开,人潮蜂拥而至,斑马线染上了人群的颜色。他站在原地没有动,只是微微把伞沿抬高了几分,露出被遮住的眼睛,耐心地等着观光电梯从十几层一直到了最底层。乘客一群一群的离开,他久等的投手,穿着没拉拉链的队服,背着单肩包,时隔多年,再次在雨中和他相遇。

     “泽村。”

       刚刚穿过马路的年轻人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停在了原地。他的面前,站着多年不见的前辈,脸上带着似曾相识的微笑,一如当年,那个下着雨的清晨。

       间奏结束,第二乐章起。

 

 

Fin.


评论(3)

热度(64)

©一人语 | Powered by LOFTER